产品分类

新闻资讯

联系我们

918博天堂官方网站资讯

当前位置:主页 > 918博天堂官方网站资讯 >

胆大包天的开国上将韩先楚

2018-04-15 00:00

原标题:胆大包天的开国上将韩先楚

韩先楚“胆大包天”的故事,在民间说法很多。比如说,韩先楚的胆,有鸡蛋那么大。江青说:“军队有两霸,一是许世友,二是韩先楚。”有人问许世友,在中国众多将领中,你最钦佩的是谁?许世友道:韩先楚。再问为什么,回答是:他有勇有谋。

韩先楚

彭德怀的命令都敢违抗

1936年5月18日,中革军委决定,红一方面军司令员兼政委彭德怀,率红一军团和红十五军团西征,扩大新根据地。红十五军团分两路西进,北路单独行动的就是韩先楚指挥的红七十八师。

5月20日,当部队行至定边城关时,侦察员报告城内有国民党军马鸿逵部的一个骑兵营。韩先楚接到报告后,立即赶到先头团二三二团,与团长王得荣、政委刘懋功研究打定边的计划。他们在看地形时,发现敌人骑兵营既不出击,也不打枪骚扰,又不逃走。团政委刘懋功分析说:“敌之所以固守孤城不敢行动,一是惧怕被我围歼,二是怕弃城逃跑交不了账。”

“分析得对。”韩先楚说,“你们看,这城墙虽坚固,但并不高,准备云梯,可以攀登,完全有把握消灭守敌。”

看完地形后,韩先楚让参谋长发电报给彭德怀司令员和红十五军团部,报告攻打定边的决定:“敌惧我歼,攻城可克,我师决计克城歼敌,望速核复。”同时向二三三团、二三四团下达命令:“务于下午4时前赶到定边准备参战。”彭德怀的指示很快下来了:“置定边于不顾,继续绕道前进。”事后,彭德怀说:“当时顾虑,若定边攻取不下,会影响整个作战行动。”

接到彭德怀的命令后,韩先楚犹豫起来:打,则违令;不打,则太可惜,将来攻取定边,肯定要付大代价。思前想后,韩先楚决定:“打!”

将在谋,兵在勇。由于韩先楚谋事在先,红军战士英勇顽强,战斗打到拂晓就结束了。马鸿逵的一个骑兵营全部被歼,还俘虏了350余人,缴获战马180多匹。

韩先楚

东北战场上的“旋风司令”

1947年9月,韩先楚调任东北民主联军第三纵队司令员。到任的第三天,韩先楚就与纵队政委罗舜初率部参加东北战场上的秋季攻势。1948年1月,东北民主联军改称东北人民解放军,韩先楚改任东北人民解放军第三纵队司令员。在东北,对于韩先楚,有个奇怪的现象,坐镇东北指挥的几任国民党军指挥官,竟然都称韩先楚是“旋风司令”。国民党军东北保安司令长官杜聿明,因指挥部队惨败被调离东北。杜聿明离职时说了一句:“最难对付的是韩先楚的‘旋风部队’。”

后来,国民党军参谋总长陈诚取代熊式辉出任东北行营主任。陈诚到东北后,调兵遣将,整编部队,声称“六个月消灭共军”。结果,韩先楚指挥第三纵队,和兄弟部队一道,围法库,打彰武,活捉了敌新编第五军军长陈林达。陈诚只好称病离职,并在当天的日记中称,“韩先楚是很难对付的‘旋风司令’,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出现他的部队”。

再后来,卫立煌接替陈诚在东北的职务,同样逃不出失败的命运,说,“韩先楚是个虎将,动作之快,如同旋风般”。

1948年11月,根据中央军委全军实行统一编制番号的命令,东北野战军第三纵队改称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十军,归第四野战军第十二兵团建制。韩先楚成了人民解放军第四十军的首任军长。

力挺早日攻打海南岛

1949年12月18日,第四野战军决定由十二兵团四十军和十五兵团四十三军解放海南岛的报告放在了毛泽东的案头。毛泽东不是不想解放海南岛,而是在考虑如何才能一战成功,避免轻率进攻而蒙受巨大损失。一个多月前,金门之战的失利,仍历历在目,教训十分深刻。到了12月30日,毛泽东才作出了《关于做好渡海作战的指示》。

为了加强渡海作战的指挥,成立了渡海作战前敌指挥部:在中共华南分局书记叶剑英统一领导下,第十五兵团司令员邓华任总指挥,领导成员有十五兵团政委赖传珠、十五兵团副司令员兼参谋长洪学智、十二兵团副司令员兼四十军军长韩先楚。

1950年2月,渡海作战前敌指挥部在广州召开了攻打海南岛的作战会议。与会人员有叶剑英、邓华、赖传珠、洪学智、韩先楚和四十军、四十三军两个军的领导。会议决定,5月底渡海作战准备完毕,6月份渡海登陆作战。

对于这个决定,韩先楚保留了自己的不同看法。他认为:“如果在谷雨前的5天内即4月20日前,不发动攻打海南岛的战役,就要往后再拖整整一年。因为解放军的渡海工具基本上是风帆船,非得依靠谷雨前的季风过海不可。”

广州会议结束后,韩先楚回到四十军,立即召开了军党委会。韩先楚在会上提出要求:“关于6月份登陆作战的时间问题,不向下传达。对部队要强调渡海时间只能提前,不能拖延,一切准备工作,必须在3月份前完成。”

3月初,四十军征集到1058只风帆船,动员船工1417人。这样,基本上解决了渡海船只和船工问题。韩先楚又经过两天两夜的思考后,直接向中共中央、中央军委报告,陈述己见,并立下“军令状”:“如果兄弟部队四十三军没有准备好,我愿亲率四十军主力单独渡海作战。”

韩先楚率先将指挥所移到了海边,开始组织部队“积极偷渡”。3月5日黄昏,韩先楚倒上满满一碗酒,亲自为“渡江先锋营”的800名壮士送行:“祝同志们闯龙潭虎穴,踏平琼峡千顷浪,把红旗插上海南岛!”

3月6日下午1时40分,韩先楚看到了“渡江先锋营”成功登陆的信号,他兴奋得像个小孩子,逢人便说:“偷渡成功了!”

第一次的“偷渡”成功,大大地鼓舞了部队。3月12日,韩先楚决定再次“偷渡”,由四十三军一二八师三八三团执行。三八三团在3月26日晚7时按时出发,次日夜成功登陆。作战行动按照韩先楚的设想进行着。韩先楚决定在4月16日大潮前发起解放海南岛战役。因为他经过反复计算潮汐,以及风向预测,觉得把握很大。中央军委和第四野战军批准了战役发起时间。

4月16日18时30分,海上果然刮起了东风。韩先楚率领四十军和四十三军乘坐300多只风帆船,跨海进军海南岛。

4月17日凌晨3时,四十军的风帆船冲破国民党军炮舰的拦截,胜利抢滩海南岛的临高角。韩先楚随先头部队一起,涉水抢滩。在北京总参作战室坐镇的代总参谋长聂荣臻,焦急地问:“韩先楚在什么位置?”

作战值班处长说:“韩先楚已经上岛了。”聂荣臻长吁了一口气:“韩先楚上了海南岛,就意味着胜利!”

果真,薛岳指挥的4个军10万人苦心经营一年多的“伯陵防线”,随之土崩瓦解。

解放海南岛诸位首长合影(1950年5月10日),前排左二起冯白驹、邓华、韩先楚、李作鹏

坐镇三十八军,打出“万岁军”威名

三十八军在朝鲜战场上打出了“万岁军”的美誉,但许多人并不知道,这里面有韩先楚的一份功劳。当时,韩先楚坐镇三十八军指挥所,为三十八军打好朝鲜战场上的第二次战役,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1950年10月,在抗美援朝战争第一次战役中,志愿军共歼灭“联合国军”2个团又5个营,毙、伤、俘1.5万余人,其中美军3518人。第三十八军在这次战役中,由于没按时完成任务,受到志愿军司令员兼政委彭德怀的严厉批评。

第二次战役开始时,韩先楚到三十八军坐镇指挥。据三十八军副军长江拥辉回忆:“11月15日晚上,我们部队由球场洞向北转移途中,志愿军副司令员韩先楚同志带着参谋和警卫人员乘坐吉普车来到了我们军指挥所。志愿军首长亲临前线,这使我们感到一场大战就要开始了!”

11月16日,在球场洞东面鹤首岩召开的三十八军党委会上,韩先楚扫视了面前一张张堆满焦虑的脸,问:“这回彭总要你们后撤30里,是不是很担心美国人打过鸭绿江?”11月23日,三十八军指挥所已从鹤首岩转移到德川东北部的降仙洞,韩先楚在这里主持召开了作战会议,命令第三十八军和第四十二军1个师攻打德川。第三十八军军长梁兴初说:“打德川我们包了!”

韩先楚看了看梁兴初,问:“能行吗?”

梁兴初说:“我们保证吃掉德川的敌人!”

韩先楚同意了,并与三十八军领导一起进一步研究了作战计划。11月25日黄昏,德川战斗发起,战至26日19时,德川战斗结束,第三十八军歼灭了守德川的全部南朝鲜军。

志愿军副司令员韩先楚(中)和朝鲜人民军高级将领

福州军区战台风,兰州军区顶黑风

1957年9月,中央军委任命韩先楚为福州军区司令员,同时担任军区党委第一书记。此前,毛泽东主持会议说,对于英、美两国阻碍中东人民的解放事业,“不能仅限于道义上的支持,而且要有实际行动的支援”。会议最终决定对金门、马祖地区的国民党军实行军事打击,这就是后来常说的“炮击金门”。韩先楚是“炮击金门”的最高指挥员。

韩先楚到福建后,带领兵种指挥员和机关参谋人员,走遍了福建沿海的重要战略要地,研究制订出了福州军区防御计划和“炮击金门”的具体方案。国民党军不断派小股武装部队,袭扰福建前线。但韩先楚早就让部队做好了准备。自1962年到1973年,福州军区部队在韩先楚的指挥下,在东南沿海共歼国民党军小股武装部队和特务90余次,计1000余人。

在福建,韩先楚除了指挥部队防御台湾的“台风式”小股袭扰外,还有一项艰苦任务,就是抗击自然灾害的真台风。每年夏秋季节,福建沿海都会来那么几次台风。韩先楚要求部队健全各级应急救援预案,连队也要有抗台风抢险救灾的预案。因谋事在先,每次台风来临时,福建部队为地方抢险救灾,得到了老百姓的赞誉。

韩先楚在福州军区任司令员期间,比战台风还厉害的事是,在军事理论上的“大胆”。在国防部长林彪(林彪当时已实际主持中央军委工作)组织修改军队战斗条例时,其中有一节内容是“保存自己,消灭敌人”,韩先楚让秘书把自己的建议写上:“把消灭敌人放到前面,保存自己放在后面。”

秘书有些犹豫,悄悄地说:“首长,‘保存自己,消灭敌人’这是毛主席的原话。”

韩先楚说:“我们打仗只有积极消灭敌人,才能有效保存自己,有时还要主动牺牲自己去换取消灭敌人的胜利。你写上,有问题我负责!”

八大军区司令对调(上下对应)。左起,上:李德生、杨得志、许世友、韩先楚;下:陈锡联、曾思玉、丁盛、皮定钧

1973年12月,毛泽东一声令下,八大军区司令员对调。韩先楚从福州军区调到西北的兰州军区任司令员。不知是巧合,还是天意,离开台风地区的韩先楚,上任到兰州军区的第二天,就赶上了黑风。那天,韩先楚听取了兰州军区机关人员对战区设防情况的汇报后,驱车前往边防部队调查。当年陪同韩先楚去部队的兰州军区作战部部长尹志超回忆说:“韩司令员去部队,遇到的黑风特别大,风带着沙和石子,刮得天昏地暗,人员、车辆不得不找一个背风的地方停下来,等黑风过去后再走。韩司令员开玩笑问:‘是不是老天爷要考验我这个新司令的意志啊?’我对韩司令员不熟悉,不敢回答。韩司令员又说,‘我连海上的台风都能战胜,还怕陆地上的黑风吗?’”

在兰州军区,韩先楚还顶住了一股看不见的“黑风”。1976年初夏,在兰州军区党委会上,围绕要不要在部队点名批判邓小平的问题上产生了分歧。最后,大家把目光投向司令员韩先楚,期待他作出决断。韩先楚说:“中央撤销了邓小平党内外一切职务,但是保留了党籍。难道还有反革命修正主义的共产党员吗?”

几天后,韩先楚到北京参加中央会议。会议内容是要求各地批判邓小平。韩先楚硬是顶着。兰州军区没有批邓动作。江青咬牙切齿地说:“军队有两霸,一是许世友,二是韩先楚。”(摘自《党史博览》 叶青松/文)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地址: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dedecms模板